PX

文字与摄影.

黄昏八点的异乡人车站

  城市是心灵栖息的一座岛。南方小城山中雨中独自氤氲,我尚未见过广袤平原和玉米地,更不用说八点钟的黑夜。

  回忆起那几天,总觉得北京的夕阳好像更美些。国子监街落了满地的槐花,如新生的油菜般绿色的小朵儿洒在瓦檐上。清扫车的电动大扫把来回刷了几遍,街道上还是铺着梦幻的地毯。夕阳斜斜地照过来,透过树的每一缕发丝亲吻着墙壁,音乐盒里的《天空之城》居然非常适合这场景。

  最后一天在东郊民巷经过一座小教堂,我忘记了它有些长的西文译名。那天也有夕阳,街上并不多人,大都是些从律师所下班的律师(说不定是清洁工?)。一路骑单车北上到达天坛,吃罢晚饭坐上开往火车站的公交车,已经八点左右。我开始明白古人为何把...

长睫毛扫过没有风的太阳光

八月是夏,光影婆娑,她走在林荫校道上,想着今天的午餐。

洒水车经过,雾里一道彩虹

蓝天下的标准钟

今天风很好

  
  室友湘洁走了好几天,宿舍因此变成了四个人的大学式宿舍。晚上坐在床上看书,四人都安安静静地看书,只有天花板上的老风扇转着,有种莫名的仪式感。
  在浴室里洗澡,太阳即将下山。阳光照在白色瓷砖上,泛着橙色的光,打开的玻璃窗则在瓷砖上映出蓝色偏紫的光。风中,蜘蛛网瑟瑟发抖,它的生命之火却总是不灭。天空很高很远,白色的云飘在上面,成了面前的果树背景。果树摇摇摆摆,沙沙拉拉作响。
  最近刮的风很凉,很舒服,吹在皮肤上,拂起我渐渐长长的杂乱短发。镜子里,偶然发现右眼比左眼大,想起有人说过人本就是对称的。便把视线转到了墙上贴着的镜子碎片上——这是不规则的,也是美的。我对规则与秩序有着冷漠的排斥。我知道...

那是爱因斯坦的头吗?

星星的沙丁鱼

1 / 3

© PX | Powered by LOFTER